盼君归

渣文写手,不喜你……喷吧。
接受一切好的意见。(๑• . •๑)

情咒 情起

首章开车
雷者慎入
改原著背景
魏无羡万鬼反噬死亡不变
蓝湛就魏无羡的原因改变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5901114942655

情缘 岐山篇下

湛羡澄
注意避雷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4762516618256

情缘 岐山篇上

  岐山清谈会仙门百家都是在一堆粉红泡泡中度过的。

  众人看着坐在上位的金光善和温若寒恨得牙痒痒。

  但一部分人除外。

  魏无羡因射猎大赛夺得魁首,获得了江澄的原谅,整个人都挂在江澄身上,时不时蹭过江澄的腺体挑衅的看向蓝忘机。

  蓝忘机则自从进入岐山后目光便一直跟随着江澄,此刻正深仇大恨般的看着魏无羡。

  而在江澄看来他们两似乎是在深情对视?

  哼,他才不承认心里不自在呢!

  江澄挣脱魏无羡的怀抱,走向一边坐下。

  聂明玦和江厌离则是略带羡慕的瞥了一眼撒狗粮的人。

  什么时候怀桑/子轩也能这么乖啊。

  想到在清谈会上遇到的骄傲少年,江厌离嘴角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我的未婚夫,我很中意你,所以不要想着解除婚约了,小地坤。

  就在众人各想各的时,坐在一旁的江澄忽然晕倒,一股莲香弥漫开来。

  离得最近的魏无羡马上抱起江澄回到客房,蓝忘机也随后跟了上去。

  温若寒在平息了短暂的混乱后派温情去查看情况。

  门外魏无羡蓝忘机江枫眠江厌离在焦急的等着,温宁小声安抚着他们。

  终于,温情从房中出来了,房内的莲香也渐渐淡去。

  “江澄/阿澄怎么样了?”魏无羡和蓝忘机异口同声的问道。

  “他的情况我先不说,你们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个十六岁的地坤体内会有你们这两个刚刚成年却未及弱冠的天乾的信息素!?”温情冷着脸看着二人,似是十分生气。

  “这个……”说起这事两人都有点羞于开口。

  “说!”

  “阿澄情讯没有抑制剂,临时标记。”蓝忘机先开口了,耳朵泛着红霞。

  “靠,原来你就是这样占到澄澄便宜的!”魏无羡对着蓝忘机喊到。

  “别废话!你呢?”温情看着魏无羡呵斥到。

  “啊哦,我是因为闻到澄澄身上有蓝忘机的信息素,一时急火攻心强行标记了江澄,但我知道知错了。”魏无羡自知理亏,低下了头。

  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魏无羡估计已经化成渣子了。

  “好,原来如此。魏婴,你知道自己的冲动造成了什么吗?”温情严肃的盯着魏无羡。

  “澄澄怎么了吗!”魏无羡听着温情的话刚刚放下的心悬了起来。

  “怎么了?因为你们现在江澄面临着灵力全失的危险,只有一个救他的方法。”

  “什么方法!?”忘羡二人焦急的问道。

  “就是,一会儿江澄情讯在来后你们一起标记他。完全标记!”温情认真的看着二人。

  “一起!可是地坤不是只能让一个天乾标记吗?”魏无羡问道。

  “一般来说是的,但是江澄未成年就被两个天乾临时标记,造成腺体变异,只有一起标记才能防止恶化。不过放心,江澄未成年,暂不具备受孕能力。”

  “这,好吧。”思考良久之后忘羡二人同意了。

  “唔,就这样,其他人和我一起回去继续清谈会。魏无羡蓝忘机你们两进去吧……”

  随后处于石化状态的江枫眠挣扎着被温情和江厌离拖走了。

  妈的,我儿子要被猪拱了!还是两头,三娘知道了会不会杀了我!?

  ……

  魏无羡和蓝忘机默默对坐在床上,看着昏迷的江澄,眼中达成了共识。

  一刻钟后,一股莲香在四周散开。

  “唔,热,难受……”被情欲折磨的江澄开始无意识的呻吟,下意识的向身边的蓝忘机靠去。

湛澄两厢情愿

湛澄车
不喜勿入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4093713889961
不喜欢别拍我( ̄ε(# ̄)☆╰╮o( ̄皿 ̄///)其他随意。

论小受们为什么无法和离

没有车
都是小故事,不喜欢的cp可以跳过,每个故事不相关连。
cp湛澄,羡澄,瑶薛,双聂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3728457113318

情缘 云梦篇续2

 本章内含cp羡澄,瑶薛
     注意避雷(๑• . •๑)


   

     “阿洋,洋洋!洋洋你在哪?”江澄因长时间没回来特地给薛洋去街上买来了许多好吃的。可是找了半天愣是没有见到薛洋那个小家伙。

  “哈哈哈!痒,瑶瑶放开,唔……”

  忽然江澄听到了薛洋的笑声,瞬间觉得不好了,不会是魏无羡那家伙又忽悠洋洋了吧?

  “魏无羡你给我出……额!?”江澄来到传出声音的屋子推门而入,但并没有看到魏无羡。反而是一个貌似比自己小一点的男孩压在薛洋身上。

  他们这姿势貌似有点暧昧,我擦,这家伙想对洋洋干嘛!?

  “你是谁?相对家弟做什么!”

  怒呵着将金光瑶从床上拽下来。

  薛洋看到江澄生气了顿时也不敢再笑了,捉着衣角小心翼翼的说“澄哥哥,瑶瑶是江叔叔带回来的,不是坏人。”还点了点头以增加自己话语的可信度。

  又是阿爹捡的?这次怎么捡了个这么大的?江澄上下打量着金光瑶问道“你多大了?家人呢?”

  “你好,我叫孟瑶,今年大概16岁了,家人不记得了(呵,好容易出来,谁要回去被那两家伙闪瞎眼啊,不过倒是有意外收获)”金光瑶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悄悄撇了一眼薛洋。反正金光善嫌弃他这个电灯泡。他就先在这待着吧。

  要知道自己被江枫眠带回来后本来只是想借住一段时间,但是在看到这个小家伙后果断装失忆,薛洋一定是属于他的……

  “16!?”江澄看了一眼金光瑶比自己还矮的个子,难以相信这个天乾已经16岁了,比自己还大一岁。

  看着江澄不可置信的目光金光瑶的脸色黑了一瞬。

  江澄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收回了目光,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对了,你们刚刚在干嘛?你该不会对我家洋洋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怎么会,阿洋才10岁,我不会对他怎么样。”长大后就不一定了,金光瑶想着。

  “那就好。”江澄放心了。

  “阿澄!我去师妹你不要师兄了吗?这个孟瑶哪里比师兄好了!阿澄师兄错了,真的我下次一定不会强迫你了,你就原谅师兄吧……”

  看到江澄和金光瑶相处融洽,而对自己视若无睹,魏无羡涌现出了强烈的危机感。

  而江澄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江澄,将吃的递给薛洋转身离去,无视了身旁一直叫唤着的魏无羡。

  到了房间,江澄回过头对魏无羡道“你,想我原谅你?”

  “嗯嗯”

  “那,你就在之后的岐山清谈会上别给江家丢脸”反正江澄觉的自己除了对魏无羡强行标记自己让自己难受感到气愤外也没有别的感觉。

  在魏无羡离开后,江澄躺在床上想着,我是不是应该好好想想对魏无羡和蓝忘机到底是什么感觉?

  慢慢的精神疲惫不已的江澄进入了睡梦。莲香,檀香和酒香三种气味弥漫在他的身边,抚平了他皱起的眉头。

  ……

  “阿澄,阿羡,阿离(没错因为师姐是天乾,所以岐山清谈会她也去,顺便逮媳妇)这次岐山清谈会你们可要好好表现,不能给我们江家丢脸。”江枫眠看着面前的三个孩子难得正经的说到。

  “是。”

  江家众人一齐出发去岐山。

  留在江家的金光瑶看着离开的众人,默默为他们的眼睛祈祷,希望不要被他那不省心的阿爹(娘)和父亲闪瞎。

  算了管他什么事,他还要拐老婆呢。

  “阿洋,走,哥哥带你上街玩去。”

  “好!”

 

  

  

情缘 云梦篇续1

  不喜慎入。


        江澄乘船回到了莲花坞,路上遇到了“浮尸”拦路。江澄想也没想的用杆子戳着那玩意。果不其然是魏无羡那家伙。

  两人玩闹了一通回了莲花坞,而此刻江澄并没有注意到魏无羡的异样,没看到魏无羡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霾。

  “阿娘!阿爹!阿姐!洋洋!我回来了!”江澄兴奋的走进门。

  “澄哥哥!”看着冲过来的洋洋江澄赶忙抱住他,免得摔到他。

  “洋洋,在家乖吗?”揉揉薛洋的脑袋将他放在地上。唉,弟弟大了抱不动了,这家伙最近吃了多少糖,重了这么多。

  江澄悄悄揉揉酸软的手腕,对着出来的江枫眠和虞夫人打招呼(江厌离依旧在整理公文)。

  寒暄一番后江澄便回了卧房,忽视了后面尾随的魏无羡。

  进门后,江澄放下行李,扑到床上想着果然还是自己家的床好。云深不知处的床太硬了!

  忽然,后面一个身体覆上压住了江澄。

  “魏无羡你干嘛!起开!”

  “阿澄,你在姑苏做了什么?嗯?”

  “什么做了什么?我不就是求学吗?”江澄不解的翻过身,盯着魏无羡,却被魏无羡阴沉的眼色下到了。

  “没做什么什么,那阿澄解释一下,你身上的莲香为什么会夹杂着檀香?”魏无羡显出愤怒的神色,搂紧了江澄。

  “我……那是,是因为我发情期提前了,蓝湛帮我做了个临时标记……”莫名的江澄感到一阵心虚。

  临时标记?他的澄澄被蓝湛标记了!不行澄澄是他的。

  “阿澄,乖,忍一下,师兄帮你把蓝湛的气味去掉好吗?”

  “魏无羡!你,你想,啊!”

  魏无羡一口咬住了江澄的腺体,将大量的信息素注入江澄的体内。

  两股信息素在江澄体内斗争着,剧烈的疼痛让江澄痛得缩起了身子。

  魏无羡看着江澄瞬间惨白的脸色,瞬间清醒了过来。手忙脚乱的安抚着江澄

  慢慢的江澄体内的疼痛慢慢停息。江澄的体力也被消磨光了,渐渐进入了睡梦。

  看着眉头舒展开了的江澄,魏无羡才如梦初醒。

  他都做了什么?强行标记了江澄,让他心尖上的人如此痛苦。

  乖,江澄你相信师兄,以后师兄绝对不会再伤害你了。

  打来热水,将满身冷汗江澄清溪了一番。用棉被将江澄盖住,抱着江澄睡了。

  而过于紧张的魏无羡和睡着了的江澄都没有注意到江澄体内的酒香和檀香开始融合。三种信息素在江澄体内融洽的相处着。

  第二日,江澄一醒便将魏无羡赶了出去。将一边来找自己的薛洋,拉进屋嘱咐到不要和魏无羡一起,不然澄哥哥就不要他了!

  薛洋连连点头,魏无羡那个老欺负自己的人哪有澄哥哥重要啊。

  此后,魏无羡对江澄来看就像空气一般,连江枫眠和虞夫人都察觉到了。

  但江枫眠并没有帮魏无羡的打算,别以为他没有闻到江澄身上的酒香,想娶我儿子?你还差的远呢!

  虞夫人则表示管着江枫眠这小子就够他受的了,反正魏无羡和蓝忘机对江澄的深情她看的出来,孩子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管吧。

  “江枫眠,回屋。”

  “不,等等,三娘,我,我才刚下床三天。你放过我行吗?”

  “不行。”

  “阿澄,你救救你阿爹啊!”

  

  

凌澄车

太困了,凑合看吧,要上学了

( ̄ε(# ̄)☆╰╮o( ̄皿 ̄///)别打我。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2645915626092

情缘 姑苏下

  自那以后江澄都极少理会蓝忘机,总觉得会被人误会,被他阿娘知道的话绝对会打断他两条腿的!

  就这样,江澄与蓝忘机两人一个躲一个寻消磨了几个月的时光。姑苏求学的日子接近尾声。

  一想到马上可以离开云深不知处了,江澄高兴的连蓝忘机都难得的给了笑脸。

  这日,蓝启仁有事,就给求学的子弟们放了假。

  聂怀桑与其他世家公子一起去镇上玩闹,而江澄觉得太吵留在了云深。

  一人在房内实在无聊,江澄起身去四周散心。

  不知不觉走到了寒室附近,一阵笑声将他吸引到了一个小院里。

  按理说这姑苏蓝氏的子弟无论大小都不会在这嬉闹,那这笑声是怎么回事。

  走进小院,江澄看见一个与蓝忘机神似的孩子,一样的外貌,一样的瞳色,简直就是缩小版的蓝忘机。

  这难道是蓝忘机的私生子?江澄想着,但马上打破了这个想法。要真是,那蓝湛岂不是七岁就生娃了?

  而正在与兔(蓝涣抓的)玩的小蓝湛看到一个不认识的漂亮哥哥在门口站着。望了望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窘迫的理了理衣服,上前询问。

  “请问这位嗯……哥哥有事吗?”一板一眼的行为方式让江澄觉得他更像蓝忘机了。

  “无事,只是不知小友如何称呼?”江澄不知说什么,好奇的问了问蓝湛。念在对方小故意放柔了语气。

  “漂亮哥哥,我叫阿湛,哥哥叫什么。”小蓝湛一看这个让他一眼喜欢上的哥哥这么温柔马上释放了本性。

  看着忽然变开朗的蓝湛江澄愣了一下,回答“我叫江澄,子晚吟,还有漂亮不是形容男人的。”虽然他是地坤。

  “哦”蓝湛像受了委屈似得低下头,不一会又抬起头来说的“那我,我以后叫你晚吟哥哥可以吗?涣哥哥说不能称呼别人的名字。”

  “你是蓝曦臣的弟弟?那蓝忘机也是你哥哥?”江澄问道。

  “嗯,涣哥哥人很好,他可喜欢阿湛了,还抱着阿湛睡觉。”一谈起蓝涣蓝湛立刻精神了,但想到另一个人,蓝湛挠了挠头说“蓝忘机不是我哥哥,涣哥哥说他是这个世界的我,阿湛才不信,阿湛不是冰块脸。”

  看着蓝湛气的手舞足蹈的样子,江澄忍俊不禁,但也没有深究他的话,毕竟别人家的事不该多问。

  不过蓝涣竟然恋童?啧啧,蓝湛可是个才10岁的小地坤,蓝涣竟然一直抱着他睡觉,这不是喜欢是什么。

  不过这蓝湛比蓝忘机可可爱多了,冰块脸,太形象了!

  看着笑的开心的江澄,蓝湛拉了拉他的衣角,说“晚吟哥哥,今天涣哥哥不在,你能不能带我出去啊?”

  小眼神闪亮亮的看着江澄,像极了妃妃茉莉小爱想吃肉的样子。江澄心下一软就带着蓝湛逛街去了。

  沿路他们遇见了聂怀桑他们,被调笑了一番就一起去酒楼里喝酒去了。

  直到快要宵禁一行人才回到云深不知处。找了半天人的姑苏双璧看着抱在一起睡着了的一大一小无奈的对视一眼。

  蓝忘机独自回了静室,而蓝涣则轻手轻脚的将蓝湛抱回了寒室,给江澄留了字条。

  第二天,江澄看到了字条也不再担心小蓝湛,径直走向兰室听课。

  下学后又去小院逗蓝湛。可惜洋洋不在这里,某弟控开始想念家里的小弟弟了。

  终于求学的日子结束了,江澄与蓝湛依依惜别了好一会儿,便上了船。留给蓝忘机一个远去的背影。


接下来又回云梦了(*ˉ︶ˉ*)该魏哥上场了= ̄ω ̄=

情缘 姑苏中下

主湛澄,微量羡澄
内有肉渣,走链接。 o(* ̄▽ ̄*)ブ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2148521502225